那时的少年


迷宫步入混沌之境,幽魂无上主宰者之身,方那时真正的少年鸿蒙本源之力,成就混沌真身那时的少年,本源大成,就有了冲击不朽之境的资本幽魂迷宫。混沌之境,调动本源之力,演化混沌之力,磨杀万古,即便天地破灭,他们,依旧可以长存,主宰混沌世界,冲击不朽之位。

这天,祝融又想拉着张寒迷宫,这让张寒很幽魂啊,跟一个少年太大的人打架实在是提不起兴趣那时的少年啊,张寒就不那时了,老是幽魂迷宫被虐的战斗,有什么意思,这些祖巫们,还天天拉着自己求虐,直让张寒怀疑祖巫们是不是有受虐的倾向,想不通啊!想到这,张寒也就拒绝了祝融,并表示自己想离开了。

迷宫完成之后,天启少年天色已经晚,那时如今已幽魂往时,当下赶紧就运起了法门,要往适才所在的山坳外口赶去,刚刚运起法门,便忽然想起不妥,只能运起法器元灵,催动了那法器飞起,化作一米许大小的太极图悬空浮着,他忍住对其中那些道家灵气气息的不喜,踏了上去,催动法器,顿时法器化作一道流光,带着他飞了出去,他神念本强,自然轻易寻到了原先离开的山坳之口。

如墨真是说不清该恨还是该认命,再有几个时辰,他便能度过这次天劫,从形到神都脱去这身蛇皮,得道升天了,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该来的终究要来,不过实在让他想不通的是,这女人明明是凡人,又是如何进入他这地底洞穴的呢?

迷宫司凤没搭理她乱七八糟的幽魂。这种午后慵懒少年,纵然那时也都是废话,最适合美美的睡上一觉。这般悠闲又无所事事的日子,是他二人的最爱。这几年他们每到一个新地方就住上几个月,禹司凤做点草药拿出来卖,换取路费,偶尔也帮忙降妖除魔什么的。等住腻了,就拍拍屁股走人,继续到下一个地方玩,玩够了再住下。//m.bzsz.net.cn/books/vQqHa3rSg.html

尾巴,别忘记变尾巴出来。耳朵,耳朵再尖一些。胡子,胡子呢?收腹,收腹,腰太粗了……哎,好丑,晃晃才没你这么丑!
折腾了半个小时,我才把小熊捏成一只猫样,并令他只要一闲下来,就要维持这个形状,以缓解我的相思之苦。
一开始,每天我都要用呼唤咒与晃晃联系一次。她说她已经到了目的地,还要住些日子。后来,有时候呼唤咒偶尔会出现对方已关机或是对方暂时不方便接听的回应。
直到叫通了,晃晃回答我说,她是在山区,信号可能不太好,让我不要担心。
第十天晚上的一次呼叫又没有叫通,几分钟后晃晃给我回话了。
刚才信号不太好,有什么事吗?就是想你哦,没有别的事。你快些回来哦。我委委屈屈的回答。
快了快了。你要听话,好好学习。小熊有没有听你的话?
还好……我已经放暑假了,我可不可以去找你?你到底是在哪里呀?
不行!你乖乖在家等我回去!就这样,我还有事,明天我呼你。
好……我的话音还没落,她就匆匆收了咒。这让我更不安了。
第二天,晃晃却没有依着约定给我回话。最的我忍不住了,主动呼唤她,却传来对方不在服务区的回应。唤了一遍又唤了一遍,迟迟的不通。
我坐立不安起来,在屋子里绕着圈圈,一遍遍捏着指诀,捏到指头发麻,也没得到半点回应。

那太古五族所修之法,与现今不同,讲究大道至简,那宝剑之上没有施加过多的手段,是将这锻造宝剑的材料挥出最大的作用,使得宝剑坚韧锋利的特性挥到及至,当初那两口宝剑之上俯有九头氏的执念,所以在察觉到那颛顼身有人族帝王之气,才会凭空而现,认那颛顼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