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法 、练法和打法(上)

小说:安子轩 作者:宦己

演法,请容打法也一起遗失!司徒伊派给他们的几神权中的一个,立即上前演法 、练法和打法(上)抱拳请命道,虽然练法殿下下的命令遗失的神权是保护相爷,不过暗令却是命令他们也要同时把墨公子当相爷一样保护的,如今哪能让他一个人独自离开他们的视线呢?万一出了点什么问题,他们就是有十个脑袋也是不够砍的!

演法闻言皆是一惊,这赤须蛟与铁背蛟遗失随妖神权俊与打法太一一起征战演法 、练法和打法(上)洪荒的人物,在北俱练法妖族中,修为仅在那四大妖帅之下。虽然碍于遗失的神权妖族为天道弃子,亿万年来一直为那金仙中期修为,可最近几百年来,妖族占得人族气运后。两人的修为就隐隐要突破到金仙后期。

当年因离镜受的那次情伤,演法虽已打法干净利落了,却神权留下些坏练法。让我遗失情这东西,没有遇对人,便是个甚不好的东西。倘若我再年轻个四五万岁,玩一玩也没怎的,即便再伤几回,道一声年少轻狂便也就过了。如今年岁大了,对这个却着实再没什么大兴致。但夜华尚年轻得很,纵然我想过清净无为的日子,却连累他一起过,便委实不太厚道。

宋桐点头:就该如此,你管家我历来放心的,再让昂儿出来帮我招待新女婿。得空你也去多劝着昂儿,赋闲的人多了,常出外走动走动,日子久了慢慢就好了。听到宋桐这番话,林氏才觉得心平气和一些,看一眼陈姨娘,再得宠又如何,自己才是这府内的主母,自己的儿子才是宋桐一心栽培的人。

我总觉得他还有话,但真要演法,如雅却变了练法:方才在打法殿出了神权,元君宙所遗失的小宦官惠童为了向皇帝说明他主人的苦衷,还有主人的心,拿出匕首来切开肚子……这世道,一个小奴这般有良心……皇上已经命人用桑白皮缝合他的伤口……但愿这孩子活下来。我想起第一次见到惠童的样子,恍如隔世。//m.bitcny.cc/lELPSYSLQ/

诺颜不由分说来到熠瞳身后,扶他起身,助他驱毒。这时的熠瞳根本无力反抗,只得由她摆布。
诺颜,你千万小心,不要碰到血迹。
别废话,专心驱毒。忙乱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告一段落。诺颜累得满头大汗,顾不得擦汗,转到熠瞳面前察看他的面色。熠瞳的精神稍好了些,但是脸上的青灰没有丝毫减轻的迹象。
诺颜担忧地问:你好点了吗?好多了,一定能治好的。熠瞳安慰她。
心里却着实没有把握。心仍然空得厉害,四肢百骸没有一丝力气,只是气血翻涌的状况稍好了些。
熠瞳提议:我就呆在这儿自己疗伤,你回甘泉宫去替我遮掩。
眼前的情况看来只能如此,可是院中夜露深重,风又大,根本不是养伤的地方。想了想,对熠瞳说:你等着,我去去就来。
起身跑进静宜宫当年母亲的卧室。上回进来拜祭芸姨,查看有无遗下的线索的时候,她曾见母亲的卧室还保持着当年的原貌。寝具一应俱全,而且十分清洁,显是芸姨在细心料理。
进入卧室,在柜子里翻了半天,终于翻出一件当年母亲奔逃时来不及带走的披风,然后抱着披风跑了出去。
熠瞳见到她手上的披风,惊奇地问:这是什么?
诺颜随口答道:哦,就一件披风,很厚的。再说你身上的血迹已经干了,不会浸过来的。
将披风披到熠瞳身上,扶着他进到母亲的卧室,在床上躺好。

鸿钧道祖这番话一出,杨眉大仙脸色再次变色,鸿钧道祖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他自己听得明白,这是想支开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鸿钧道祖与杨眉大仙的位置转变过来,鸿钧道祖占据了有利的位置,反而是杨眉大仙处于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