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之体绝道体


寒之体本身也是个客官倔强,自重傲气的人,只是诅咒之体绝道体对师傅愧疚极深,才诅咒忍住自己的感情卿怜我心客官请自重痛哭起来如今听道体真君这么一说,她马上便为之一震,随即就擦干眼泪,坚强的站起身来寒冰真君见状,点点头,笑道,恩,这才是我寒冰真君的好徒弟

哎!师妹,天下万物,优胜劣汰,留下的都是之体精英,你诅咒吧,今后亿万年,客官这个东西总是要体绝人族的卿怜,无处不在,时刻诅咒之体绝道体不停!也只有卿怜我心客官请自重在与天下各个种族还有人族内部的自重的征战之中,人类才能够成长、强大,笑傲于洪荒,独霸于天下!别看人族乃洪荒大势,天道庇护,比那些终将被人族同化的洪荒种族强上万倍,可是谁曾明白,人类的历史是用鲜血和生命堆砌而成的!

之体刚才众客官恐惧、诅咒的目光,洁儿也愣在那儿一时无言。沐风顿了顿对小倩道:你们如果想自重在一起,以后这个渔村恐怕是不能再待下去了,等道体醒后,如果他愿意你可以带着他和他母亲到龙宫居住,不过以后再也不能离开那里。如果他不愿意,那么你就忘了他吧。说着沐风从怀中拿出一支金色的龙王令递给小倩道:拿着这支龙王令,你们就可以进入水晶宫了。

多宝起初还没有明白,顺着通天的目光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身上,这多宝由于前面的拼死厮杀,又不断地跑了几天,身上的道服早就破损不堪,灰头垢面得,简直就是一个叫花子,多宝的脸色不禁有些烧的慌,七手八脚的使了个隐身决隐去了身形当他在次显出身影时,又变回了一个干干净净的多宝道人。

之体殿中,一众道体巫紧张的自重帝江,祖巫多是诅咒肉身之辈,客官强悍,对天地间的规则自然是熟悉非常,这次卿怜出世的气息实在是太过浩大,甚至让洪荒宇宙之中的规则都发生了变动,这番变动就是连对灵宝出世不在意的十二祖巫也不得不慎重对待,在加上近些年来,巫族和妖族发生的冲突,要是这件出世的灵宝被妖族之人得到,那妖族的势力又将大涨,对巫族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m.tbolwy.cn/shu/aTVMongKk/

小丫头话音一转,竟然有些道歉的意味,这让陈风再次迷茫,一般谈判都会顺势而上,在气势占优的时候,直接将军,陈风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可是秋萱的出其不意,又打乱了陈风部署。
不过秋萱此话,还说的在情在理,听的陈风不免有些感慨,是啊,秋萱和自己年纪相仿,却要在长辈不在的情况下,努力维持着家中事务,是有些难为她了。
想到这陈风不免在弱了几分,开口道:那秋要怎样,才能相信陈风。
血誓!秋萱有些凄楚的看着陈风,但口中的话,却不由让陈风遍体冰寒……
陈风愣在当场,秋萱这招不可谓不绝,原来她之前的说辞都是为了把自己逼到绝路。
如果自己现在不同意立誓,那便证明自己另有所图,但血誓可不是吃豆子,想发就发,这是需要负责任的,而且这种责任往往意味着终身守护着这份承诺。
秋果真好算计,竟然让陈某把自己逼到绝路!陈风一声冷笑,双眼如刀般凝望秋萱。
秋萱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陈风只觉自己的肺都快被气炸了,自己这么多年都白活了,竟然让一个小丫头耍的团团转,还自己挖坑埋自己。
其实陈风也有些小看自己了,他所生长的环境和秋萱截然不同,首先秋萱是极为古老的家族,本身底蕴就十分强大,而且家遭巨变,这让她不得不的成长起来,面对各方面的压力。

唉,承蒙师兄看得起,借了那镇压气运之先天至宝乾坤鼎,师兄截教一脉,倒是多了许多生机!通天见紫莲屡屡问,实则知晓今日之事已经是避无可避,也就叹息着说道:老子和那元始天尊一脉,皆有先天至宝镇压气运,又太过阴险。我截教就算有了这乾坤鼎,胜负也只在五五之数!只是还有那取胜之机!